谈温色变

June 19, 2020

这是一个繁忙的星期。

周日的时候,老板就交代了两件事请,需要查询收集一下信息。星期一一早项目上财务联系说要付工程款,需要开票。到下午的时候北京的领导又微信安排了个工作,有新项目上网了,需要报名。但是北京因为疫情复发,所以要授权三个太原这边的同事帮忙报一下名。其实工作上事情还好,安排好一件件办就行。奈何生活就是平淡中总会起个波澜,星期二的时候媳妇说果然嘴里牙龈上有个小包,长在牙齿旁边,像豆芽一样。我百度了一下和牙齿瘘管的样子有点像,但不确定,所以拍图片在网上咨询了一下,医生回复说是长新牙,不碍事。但是不放心,平时挂号用的健康山西APP,里面开通了在线问诊功能,又咨询了一个,页面上写的介绍是:急速咨询,快速问诊。中午咨询的,一直没回复,等待是煎熬的,尤其是眼看着星期三儿童医院的主任号马上就快没了,最后还是等不及了,我挂了个星期三的的号,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。当时想取消咨询,找了半天没找到。又花钱买了个教训!!!

星期三挂的是10点40的号,去医院让看了一下,说是长牙然后没完全退掉顶出来的,没必要担心。嗯这下就放心了,本以为这就结束了,然而,才刚刚开始。

到了下午的时候媳妇说果然拉肚子了,当时还没重视,晚上下班我给买了个止泻药,苦的不行,喂到嘴里就吐出来了,最后嘴也不张了,所以基本上没喝多少,也不知道能不能起药效。可谁知半夜竟然开始发烧了,刚开始27度多,后来三点多的时候已经全身滚烫了,量了一下28°5。而且果然一直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,估计很难受了。这下我和媳妇都吓清醒了,而家里也没有儿童退烧药,只是之前准备了盒退烧贴,给果然贴上以后,估计是不舒服,一直哭的不让贴,没办法,只好物理降温了。从三点一直折腾到早上6点半。估摸着卫生所的医生应该起床了,微信打通语音问了一下,医生说这个季节病毒性感染的比较多,有可能是吃坏东西,肠胃感染了。我说过去开点药吧,却被告知他们开不出退烧药来,需要上医院,化验一下便便💩,没办法只能上医院。离得最近的是县二院,到了医院门诊还没开,然后到的急诊。先量体温,如果超过37°3的话二院也不收,我就服气了。还好,早上果然体温降下去了,量了一下36°8。然后挂号,就等大夫上班了。还好期间果然没又拉稀(估计是一晚上都拉空了),不然在医院可不好收拾。好不容易等的医生来了,一听发烧就不干了,巴拉巴拉说了一堆,反正就是看不了,看了也开不出药来。我说现在已经不烧了,而且即使是烧也是拉肚子引起的,怎么就看不了。最后没办法,只能挂了个方便门诊,直接化验了一下便便,找认识的大夫给看了一下化验单。

这次是感受到疫情影响最深刻的一次,让我心疼的是果然才一岁半,明明很难受却说不出来。到了医院折腾上半天却因为有发烧的迹象看不了。其实大夫明明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就是说规定不能看,人性?没有。这不是我所认识的白衣天使。网络上最近医生的形象高大上了许多,但网上医生变了,网络舆论变了,而现实中,医生还是那个医生。

Ps:最后这一段说的有点悲观了,但其实我心里更悲观,网络与现实,是两个世界。

2014-2020 北海轻歌 Blog
可通過 RSSEmail 订阅本博客